姜氏中医堂

烟台扶阳火神派中医研究院

国医姜氏中医堂

预约电话:0535-6736566  133-7638-2271


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资讯文摘 >> 一日为医,终生为医
详细内容

一日为医,终生为医

清代著名诗人黄仲则有“瘦因吟过万山归”的名句,深刻地揭示了治学的艰巨性,提示治学既要读万卷书、也要行万里路这个普世真理。


明代名医裴一中在《言医·序》中说:“学不贯今古,识不通天人,才不近仙,心不近佛者,宁耕田织布取衣食耳,断不可作医以误世!”对医师提出了极高的要求。


清代名医叶天士是大医学家,温病学派领袖,他临终时告诫子孙:“医可为而不可为,必天资颖悟,读万卷书,而后可以济世。不然,鲜有不杀人者,是以药饵为刀刃也。我死,子孙慎勿轻言医!”以天资聪颖、医术高超之叶天士,临死前告诫子孙不可轻易从医,可见为医之不易。


裘沛然曾师从诸多沪上名医,1937年即悬壶济世,后任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,为新中国首届国医大师。他自述在中年时曾害过一次湿温重症,经医院确诊为肠伤寒,身发高热,中西药物遍投而热不退,病延二周左右,乃邀请甬上名医徐余藻医治,徐余藻以大承气汤加甘草为方,药后很快痊愈。但当时裘沛然百思不得其解,硬是没看出自已身上有使用大承气汤的指征!自思读了《伤寒论》千百遍,对阳明病大承气汤证可谓倒背如流,却只知书中所述大承气汤的主证是“痞满燥实坚”,困守于前人注释的一般概念而不知用巧;同时对湿热蕴蒸气分,禁锢于“清宣透达”之说,知常而不能达变。因此深以为愧,乃知学海无涯,医路艰巨,自此苦读深研,终成一代国医。


曹颖甫是民国名医,著名的经方家,因善用大承气汤,临证多一帖即愈,因此有的“曹承气”“曹一帖”的绰号。其学生姜佐景记录了曹颖甫曾用大承气汤治疗“吃饭脑门冒热气”的一则奇案。

20世纪30年代曹颖甫在上海行医,并受当时上海名医丁甘仁所邀,在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教授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,深受欢迎。有一次,上海电报局一个姓施的年轻人患了一个怪病,邀请曹颖甫诊治。这个年轻人吃饭时脑门会冒热气,不吃饭则如常。询问家人,这个病咋得的?答曰,他本来在军队里工作,也是收发电报的,因为受过惊吓,变得神志恍惚。有客人来的时候,就默不作声,客人走了后就唱歌,不停的乱唱。吃饭和大小便都正常,但是吃饭的时候脑门上热气腾腾的直冒烟。摸摸肚子,也没有胀满和疼痛拒按的情况。只是脉有点怪,一只手的脉洪大,一只手的脉沉细,两手的脉完全相反。曾经送到上海某著名医院里查了20多天,也没查出什么病来,最后医院干脆说没病,让他回家了。

曹颖甫看后写下一句:“阳明病,宜下之,主以大承气汤。”就是说这个病是阳明病,应该用泻下的治法,用大承气汤为主治疗。不愧是“曹承气”、“曹一帖”,服了一剂大承气汤后,这个姓施的年轻人大便畅泻几次后,吃饭时脑门不冒烟了,也不乱唱乱说了。

过了几天,这个姓施的年轻人又来找曹颖甫老先生,说别的倒没什么,就是觉得两肋的地方有点胀痛,麻烦老先生再帮忙治疗一下。曹颖甫二话不说,诊脉后开方一贴,就一贴!两肋胀痛消失了,原来曹颖甫这次用的是小柴胡汤

又过了几天,这个姓施的年轻人又来找曹颖甫,老先生说,又有什么事啊?年轻人说我脑门不冒烟了,两肋也不胀痛了,只是近来天气不热,可老是出汗,精神不振。人家曹老先生还是一付药,立马就治好了,这次用的是桂枝加龙牡汤

以上奇案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“痞满燥实坚”是大承气汤的主证没错,但“痞满燥实坚”只是症状,是外在的表象,大承气汤证的实质是邪热蕴结在胃肠。吃饭时胃肠气血旺盛,因此早就潜藏于胃肠的邪热因此受激上冲脑门,因为中医理论说脑门这个地方是足阳明胃经主管的地盘,因此每到吃饭时就会出现脑门冒热气,乱唱乱说也是邪热冲脑的症状。几天后出现两肋胀痛,是邪犯胆经,气行不畅,不通则痛,用小柴胡汤和解枢机,理气行滞,把堵塞的胆经打通后,两肋自然就不胀痛了。再后来出现天不热也老是出汗,是邪在表层,营卫不和,在桂枝汤的基础上加上龙骨牡蛎,既调和营卫,又收敛固汗,自然好得快。

疏理一下整个治疗过程,其实是曹颖甫老先生考虑到病邪深入体内,正气也不足,难于一次过搞定,于是采取步步为营的治疗方法,先是用大承气汤把病邪从里(阳明胃肠,脑门冒热气),赶到半表半里(少阳胆经,两肋胀痛),再用小柴胡汤把半表半里的病邪赶到体表(太阳表证,自汗),最后用桂枝加龙牡汤把残留于体表的少量病邪彻底赶跑,完全恢复健康。真是用药如用兵啊!

为医者,无不是既经历“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的彷徨,也遭受“衣带渐宽,为伊憔悴”的折磨,最后能否达到“蓦然回首,佳人正在灯火阑珊处”的至境,那要看各人造化了。


姜氏中医堂

烟台扶阳火神派中医研究院

国医姜氏中医堂

底部导航

联系我们

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泰晤士新城11-106号

0535-6736566  133-7638-2271

微信咨询